您现在的位置:惠州调查队 > 统计分析

惠州居民人均收入破三万,达到小康标准

   

  2017年惠州着力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加快经济转型升级,推动城乡居民收入稳步增长,根据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显示,惠州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三万元,达到小康社会居民收入标准。

  一、惠州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主要情况

  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队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惠州人均可支配收入31090.6元,首次突破三万元大关, 比上年增长3029.2元,名义增长10.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8%,高于全国同期(9.0%1.8个百分点,高于全省同期(8.9%1.9个百分点。按2010可比价计算,扣除2011-2017年七年价格因素(期间,惠州居民消费价格累计上涨18.8%),2017年惠州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26161.8元,达到预定的小康收入标准(按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统计监测指标体系(修订稿)》中相关收入标准,居民人均收入以2010年不变价计算,达到25000元,则达到小康收入标准)。

   

  (一)工资性收入增长10.6%

  2017年,惠州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21005.6元,增长10.6%,占可支配收入比重高达67.6%,拉动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7.2个百分点,贡献率达66.6%,是居民收入增长的最主要动力。分城乡看,城镇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25528.7元,增长9.7%;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1327.4元,增长10.1%。究其原因,一是2017年惠州突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抓项目、强实体,经济实力持续增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7.6%,城乡务工人员就业形势良好,惠州市政府高度重视提高劳动者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制定最低工资标准和企业工资指导线,助推惠州工资性收入稳步增长。二是各级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按照国家标准补发绩效工资,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制度的实施,共同推动了机关事业单位群体的工资性收入增长。三是农村从业劳动力薪资水平稳步提升,城乡就业工资差距缩小。

  (二)经营净收入增长9.2%

  2017年,惠州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5842.7元,增长9.2%,占可支配收入18.8%,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1.8个百分点,贡献率为16.2%,构成居民收入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分城乡看,城镇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6025.8元,增长10.1%;农村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5450.7元,增长6.8%。究其原因,一是惠州市政府加快政府职能转变,下放经营许可等领域审批权限,进一步“简政放权”“减证便民”,同事,搭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平台,大力开展“双创”活动,激发全社会创新活力,优化了创新创业生态;同时“营改增”政策降低了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户负担,为各类经营主体提供了更为宽松的发展空间,城镇居民经营性收入因此再上新台阶。二是农村居民就近择业的意愿越来越强烈,不愿外出务工的农村居民选择从事非农自营活动,惠州经济基本面的向好,农村居民在批发零售业,居民服务业住宿餐饮业等第二第三产业中获利较多,同时,农产品价格的上涨,也助推了农村居民第一产业经营性收入的增长。

  (三)财产净收入增长13.7%

  2017年,惠州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2836.8元,增长13.7%,占可支配收入9.1%,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1.2个百分点,贡献率为11.3%。财产性收入较快增长,是推动居民增收、改善收入结构的重要因素。分城乡看,城镇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3696.0元,增长12.6%;农村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998.5元,增长11.8%。究其原因,一是由于惠州房价上涨,房屋虚拟租金大幅增长;房价上涨带来房租“水涨船高”,使得出租房房租收入增长,随着城镇居民投资理财观念的增强,来自储蓄保险收益有所增加,共同带动城镇居民财产新高收入较快增长。二是受益于惠州农村土地红利、房屋出租收入以及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等带来的财产净收入的增长。

  (四)转移净收入增长14.4%

  2017年,惠州人均转移净收入1405.6元,增长14.4%,占可支配收入4.5%,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5.8%。分城乡看,城镇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1357.8元,增长14.5%;农村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1507.7元,增长14.5%。究其原因,

  一是惠州不断扩大公共财政在民生领域的支出,加大社会保障力度,上调企业离退休人员养老金。二是惠州市政府精准扶贫全面推进,农民增产增收,农村居民经营性收入的同时,转移性收入也提高明显。惠州农村外出务工人员收入增加,外出务工寄带回收入相应增加,共同推动农村居民转移净收入保持较快增长。

  二、当前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存在问题

  (一)城乡居民收入比逐渐缩小,但各地发展不均衡

  2017年,惠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608.3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284.3元,城乡收入比为1.90,低于全省2.60和全国的2.71,说明惠州的城乡二元结构发展问题虽然不算突出,但在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上需要进一步取得突破。分县区来看,惠城区城乡收入比达到2.27,是城乡收入比差距最大的区县,惠城区城乡发展不平衡问题值得关注。龙门县城乡收入比为1.236,城乡收入差距较为接近。

  (二)惠州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全省平均水平仍有差距

  2017年惠州人均可支配收入虽然突破三万元大关,但与排名第六的中山市仍有较大差距,2017年中山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3573.1元,比惠州31090.6元高了12482.5元,差距达到40.1%。此外,惠州人均可支配收入绝对值与全省平均水平仍有差距,2017年广东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003.3元,比惠州31090.6元高1912.7元,惠州作为广东省经济总量排名第五的地市,人均可支配收入还没有达到全省平均水平,说明惠州居民收入水平仍然偏低,惠州人均可支配收入仍有较大增长空间。

   

  (三)区域发展不平衡,县(区)居民收入差距较大

  2017年,惠州各县(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仍旧延续着 “区高于县”的局面,惠城,大亚湾,惠阳,仲恺四区居民收入高于全市平均水平(见表3),博罗,惠东,龙门三县居民收入依旧低于全市平均水平。其中,惠城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0035.2元,龙门全体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18996.7元,龙门人均可支配收入仅占惠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47.4,%,差距非常明显。此外,占全市人口比重22.9%的博罗和19.7%的惠东,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全市平均水平的79.3%74.4%,成为惠州居民收入水平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的主要原因。

   

  

  三、提高惠州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意见建议

  当前,惠州人均可支配收入存在区域发展不平衡,居民收入相对偏低,城乡居民收入增长不充分等问题,应该引起惠州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惠州发展在抓经济增长的同时,应该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进一步提高居民收入,推动经济总量和居民收入同步发展。

  (一)发展优势资源,加快落后县(区)经济发展

  推动惠州区域平衡发展,是提高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关键。惠州市政府应给落后县(区)更多的帮助和支持。制定经济政策,优化产业结构,统筹区域发展,要加大落后县(区)经济基础建设,调整当地的产业结构,发展地区的优势产业,将落后县(区)经济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规划当中,从而不断的缩小与发达县(区)的经济差距。加快发展特色乡镇、因地制宜、突出特色,鼓励重点镇、中心镇、专业镇充分发挥资源禀赋及产业传统优势,做大做强主导产业,优化提升特色产业。只有让落后县(区)的经济总量发展了,才能从根本上稳就业、增财力、惠民生,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再上新台阶。

  (二)拓宽就业渠道,确保居民有稳定收入来源

  城镇居民增加收入的前提是就业,就业的前提是有就业岗位,就业岗位的多寡取决于产业的发展。产城融合,是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原则之一,是城镇辐射带动乡村、城乡一体化的重要条件,是城镇居民就业增收的重要依托。新型城镇化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就业创业是人民群众的第一需求。当前,惠州市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只有69%,与中山城镇化率87.9% 和东莞城镇化率88%仍有一定差距。惠州城镇化过程中,必须统筹发展,推进新型城镇化和城乡一体化发展,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创造条件拓展居民增收空间,通过收入政策调整激发群众创富增收活力,推动工资性和转移性收入稳步提高、经营性和财产性收入加快提升。

  (三)完善收入分配制度,全面提高四大收入来源

  2017年,惠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占67.6%,经营性收入占18.8%,财产性收入占9.1%,转移性收入占4.5%。提高工资性收入,既要按政策提高机关事业单位干部职工工资,更要提高企业职工工资。应结合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放管服”改革,最大限度减轻企业负担,创新驱动、转型升级,降成本、增效益,实现职工工资同步增长。提高经营性收入,应进一步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优化创业就业环境,放手发展非公经济,扩大就业,提高个体私企收入。提高转移性收入,应合理提高养老、医疗、教育、廉租房等的财政补助标准。

  (四)以制度保障为基础,确保低收入群众生活水平

  坚持积极而为、量力而行,更好发挥政府的调控作用,着力扩大保障范围,提高保障水平,帮扶低收入群体、弱势群体,大力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缩小不同群体间的收入差距,切实将福利水平提高建立在经济和财力可持续增长的基础上,确保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路上“一个不少、一户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