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惠州调查队 > 统计分析

建市30年以来惠州CPI的变动轨迹

  198817,伴着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依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惠州正式设地级市。建市30年以来,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惠州市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波动由“大起大落”逐步转向“平缓”,总体呈现出波动幅度缩小、波动周期加长的特点。特别是2012年以来,惠州居民消费价格水平保持温和上涨态势。

  一、建市30年以来惠州CPI的阶段性特征

  建市30年以来,惠州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CPI)累计上涨3.03倍(以1987年为基期),年均上涨4.8%(见图1)。

  

  总体来看,30年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价格体系和价格管理机制逐渐形成,并不断走向成熟稳健。在经济发展的波动变化过程中,惠州市居民消费价格涨幅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30年来CPI的变化可分为以下四个明显阶段:

  (一)第一阶段(19881991)CPI先扬后抑。本轮CPI变动分两段,前段,CPI涨幅连续两年呈急剧扩大之势。偏于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引发了居民消费行为的突变,1988年下半年,曾出现了建国以来少有的“抢购风”和“涨价潮”。1988年和198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急剧增加,惠州CPI连续两年涨幅达到两位数水平(25.8%27.6%),创造了建市以来的第一个峰值;后段,面对CPI涨幅急剧扩大的状况,1989年初,中央实行压缩投资和控制信贷规模政策,冻结紧俏商品的价格,“价格闯关”紧急叫停,从而使得1990CPI涨幅持续下降,到1991CPI涨幅回落到2.6%,物价高涨态势初步得到有效控制。这一轮周期,各项物价改革逐步兴起并全面推进,市场机制在经济运行中发挥的作用开始显现。

  (二)第二阶段(19921999年),CPI大幅震荡。本轮周期中,惠州市场物价受国内一系列价格改革政策的实施,出现了多次高位震荡,其原因:一是1991年价格改革逐步深入,物价管放结合,价格出现反弹。加之由于1989-1991年的物价调控主要靠行政手段,未能给物价稳定打牢基础。1992年惠州CPI上涨9.5%,涨幅比1991年扩大6.9个百分点;二是1992-1995年,惠州价格改革驶入了快车道,物价调放以放为主,基本放开粮食、钢材、水泥等商品价格,致CPI大幅上涨。19921995CPI分别上涨9.5%22.8%17.3%9.9%;三是为防止和制止市场物价出现暴涨暴跌,做到放而不乱,管而不死。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颁布并实施以后,国家对粮食、药品和医疗服务等价格政策管理更加完善。加之当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影响,经济增速整体放缓,对CPI上涨的拉动作用减弱。1998年和1999年,惠州CPI分别下降2.6%0.6%,连续出现了负增长。

  (三)第三阶段(20002009年),CPI总体温和上涨。2000年,随着国家扩大内需,启动消费政策、西部大开发成效逐渐显现,惠州CPI指数回升至102.5%2002年,在加入WTO的新形势下,惠州市继续深化改革,努力改善投资环境,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步伐,经济快速健康发展,但物价水平却依然低迷,同比上年回落1.8%2003-2006年,惠州经济步入新一轮经济增长周期的上升阶段,经济运行出现了“高增长,低物价”的运行态势,CPI涨幅分别为0.5%2.1%2.0%1.6%2007年,在食品价格结构性上涨的推动下,惠州CPI上涨3.9%2008年,惠州市委、市政府认真落实国务院控制物价过快上涨的方针,积极发展生产、保障市场供应,特别是做好重点商品及服务价格的监管工作,全市经济实现稳健发展,经济总量和财政收入总量双双实现历史性高位,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上涨4.3%。2009年,面对国际金融危机给我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国家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惠州也采取积极措施,加大投资力度,使全年经济增长从低谷走出。当年,惠州CPI98.5%,尽管价格总水平整体有所下降,但是并未形成严重的通货紧缩。这一阶段价格较为稳定主要缘于:一是确定合理粮食收购价格,坚持优质优价和按保护价敞开收购农民余粮。二是实施了政府价格决策听证制度,提高了政府管理价格的透明度和科学性。价格改革更加成熟,目标更加明确,手段也更加完善,既触及到了深层次矛盾,又注意到各项改革之间的协调配套,较好地把握了价格改革的节奏、方向和力度。

  (四)第四阶段(20102017年),CPI高开低走。2010年商品市场持续紧缩局面得以扭转,随着经济形势企稳回升,惠州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居民收入大幅提高,投资、消费维持较高增幅,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呈前低后高的态势运行,全年累计上涨3.2%,物价总水平上涨较为明显。2011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随着经济形势企稳回升,惠州市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居民收入大幅提高,投资、消费维持较高增幅,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呈高开高走、见顶回落的态势运行,全年累计上涨4.9%。从2011年各月的价格同比指数来看,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各月同比涨幅有9个月均超过市政府年初制定的4%的控制目标,4月至8月更是连续5个单月涨幅突破5%的国家调控目标。总体上来说,2011物价总水平上涨较为明显。20122014年,惠州市经济在2011年高起点的基础上实现稳健发展,市场物价呈现出温和上涨态势。这个阶段的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两个转变,即从高速增长转为平稳增长,从规模扩张式发展转为质量效益型发展。因此,针对这个两个转变,国家也明确了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稳”就是要继续稳住经济增长和物价总水平。在这个大背景下,随着宏观经济政策进一步调整,市场供求矛盾得到缓解,居民消费价格涨势放缓,CPI分别上涨2.8%2.1%2.1%,通胀压力明显减弱;2015-2016年,我国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经济增速下滑导致市场有效需求下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推动物价上行的动力明显减弱。主要农产品供应充足确保了价格稳定,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行输入型通涨压力减少,物价总水平趋于稳定,CPI涨幅继续回落,2015年、2016CPI分别上涨1.9%1.9%,步入进“1时代”2017年,惠州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大,部分行业产能过剩情况仍较严重,CPI上行的需求动力略显不足,加上国内外各种影响因素错综复杂,随着惠州市城市公立医院实行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政策的实施,惠州CPI小幅上涨1.8%

  二、30年以来惠州CPI运行总体情况

  (一)惠州CPI的变化趋势与全国、全省保持同涨同跌之势

  建市30年以来,惠州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CPI)年均上涨4.8%,远低于同期全市人均GDP平均递增13.6%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递增12.0%的增幅;累计上涨3.02倍(以1987年为基期),比全国平均水平(累计上涨3.26倍)低23.0个百分点,比全省平均水平(累计上涨3.19倍)低16.7个百分点,惠州CPI的变化趋势与全国、全省保持同涨同跌之势(见图2)。

  

  (二)食品价格变动对CPI影响大

  建市30年来,惠州食品类市场经多次调放,价格上涨幅度多次居首位。由于食品是居民日常生活的最基本要素,所占比重最多,其价格上涨对商品零售价格和居民消费价格上涨起到“风向标”的效应。30年来,惠州食品价格累计上涨4.63倍(以1987年为基期),年平均涨幅5.9%。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大部分年份惠州食品类价格涨幅是CPI一倍以上,食品类价格是CPI上涨的最主要推动力(如表1)。

  

  从全国范围看,特别是2000年以来,我国出现多轮物价上涨都是由食品价格走高推动的,而农产品是食品的核心构成,惠州情况如出一辙,特别是近十年,惠州主要农产品价格出现了较大幅度上涨,带动食品及相关商品价格上涨,并直接导致居民生活成本增加(见表2)。可见,在过去十年物价上涨期,由于主要农产品价格轮番上涨,通过食品类价格主导了CPI走势。

  

  (三)价格波动与宏观经济运行有较明显的联动效应

  从惠州建市30年经济发展与物价运行状况看,价格变动拐点紧随宏观经济变动的脉搏而来,市场物价随着每一轮经济周期而起伏,惠州物价上涨大部分情况下与经济高速增长密切相关。1988年惠州市GDP增长17.6%,是1978年以来增长率最高的年份,与此同时,居民消费价格上涨25.8%。从宏观经济与居民消费价格运行走势看(图3),1991年以来,惠州GDP增速与同期的物价走势密切相关,经济的起伏与CPI的涨跌基本一致,CPI成为反映宏观经济状况的“晴雨表”,对保持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发挥了重要的“预警”作用。建市30年间,有26年惠州市经济增长速度在10%以上,经济的快速增长,必将带动对原材料和生产资料的大量需求,为原材料和生产资料的上涨提供了动力,进而带动了相关消费品价格的上涨。此外,工资制度改革、社会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居民收入的稳步增加、消费能力的逐渐增强,都为物价的上涨提供了空间。

  

  (四)政府稳定物价的价格调控成果显著

  建市30年以来,惠州市委、市政府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历次物价改革中,正确处理了改革、发展、稳定之间的关系,采取循序渐进、积极稳妥的方式推进。在“菜篮子”方面,通过推进“菜篮子”工程建设,着力推动稳定物价“三项建设”。积极建立蔬菜应急代储机制和生猪货源供应应急机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农产品价格季节性波动的问题;在市场价格明显上涨或异动时期,政府把平价门店作为调控市场物价的抓手,有利于更加迅速有效地实施价格应急调控和干预措施,及时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在重点领域方面,稳妥出台了居民生活用水实施阶梯式水价、居民阶梯电价、居民阶梯气价、出租车运价和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费征收标准等,实现了国内成品油与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有控制的间接接轨,并适时提高管道液化气的价格;在教育方面,惠州坚持“教育优先”和“基础教育办学以政府投入为主”的指导思想,不断加大政府投入,全面免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切实减轻了学生的学习负担和家长的经济负担,给老百姓子女带来实实在在的九年制义务教育。在医疗方面,惠州还逐步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完善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立基本药物制度、健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实施各种所有制医院改革和发展以及保障等措施,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实行新的医疗服务收费标准,切实缓解“看病难、看病贵”问题。

  三、稳定物价的思路和建议

  从建市30年来的价格指数变动情况可以看出,惠州市曾经经历过几次较为严重的通货膨胀时期,随着党中央、国务院、市委、市政府驾驭宏观经济运行能力的不断加强,价格环境日益改善,价格水平保持了较长一段时间的基本平稳,但仍然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和风险,应将保持消费市场物价基本稳定作为重点来抓,将价格总水平上涨幅度控制在合理水平,加强粮食、肉类等基本生活必需品和其他紧缺商品的生产,完善储备体系,提高价格调控预见性,加强价格监测,加强市场监管,关注低收入群体,刺激居民消费,保证社会稳定,努力建设幸福惠州。

  (一)保持农产品价格基本稳定。食品价格相对稳定,尤其是农产品价格基本稳定,是保持价格总水平稳定的基础。因此,加大农业生产扶持力度;完善生猪市场调控,维护生猪养殖户的积极性;减少中间流通环节成本,使蔬菜、鲜瓜果等“菜篮子”价格能够保持在一个合理区间,是保持CPI稳定的关键。

  (二)加强价格监测预警。建立和实施重要商品价格预警信号灯管理制度,加大监测覆盖范围,提高供求信息发布的时效性,进一步健全价格异常波动快速反应机制。与此同时,注重将政策调控重点由价格干预转向维护市场秩序和价格稳定。

  (三)积极稳妥推进资源价格改革。目前虽然是改革资源性产品价格的有利时间,但也要充分考虑社会各阶层的实际承受能力,避免因改革措施出台过于集中或力度过大,而对居民生活水平和物价上涨预期产生负面影响。

  (四)加大对服务价格秩序的监督检查。要进一步规范服务收费行为,减少服务收费中的不合理因素,坚决制止高收费、乱收费的现象,从而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和经营者的合法权益,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促进服务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同时,职能部门要做好市场价格监测和预警,为政府决策提供依据。

  (五)继续做好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各项工作。进一步提高基本养老金、失业金和最低工资标准;认真落实救助保障与物价上涨联动机制,确保城乡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价格补贴及时发放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