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惠州调查队 > 统计分析

十年来惠州PPI运行情况回顾

  十年来(2008-2017年),从“十一五”时期跨越到“十三五”时期,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形势,惠州市委市政府积极响应党中央及国务院号召,以固本强基为重点,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新常态,惠州经济呈现平稳发展,质量和效益均有所提升。回顾这十年来惠州PPI指数跌宕起伏,惠州市工业经济发展总体稳中向好、稳中提质。

  一、十年来惠州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波动轨迹

  在2008-2017年这十年间,惠州PPI指数共经历了“两降两升一平”五个阶段(见图1)。

  

  第一阶段(2008-2009年)急挫下行,PPI指数由正转负。从2008年开始,由于外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内受国家调结构等压力的影响,经济出现疲软,出口受滞,上游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下降,导致下游工业品生产成本减少,相关成品价格也随之下降,因此PPI指数出现急速下滑,到2009年,PPI指数下滑至93.72%

  第二阶段(2009-2010年)触底回弹,PPI指数重返正区间。由于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PPI处于负增长态势,到了2010年宏观经济出现好转,GDP增长18.0%,为近十年增长率最高的年份,经济的回暖直接拉动了PPI指数不断上扬,而且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上升,导致上游工业产品价格出现一定幅度上涨,加上政策因素的积极作用,使得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加速回升,呈现出触底反弹之势。

  第三阶段(2010-2011年)平稳增长,PPI 指数基本持平。这两年经济运行从快速增长转入平稳增长时期,经济已从应对危机的特殊状态逐步向正常增长轨道转变。作为“十一五”和“十二五”时期的交接点,2011年可以说是惠州近几年来经济增长最为平稳的一年。

  第四阶段(2011-2015年)波动下滑,PPI指数整体滑落。PPI指数在2010年冲高至103.96%后,在接下来的五年里(2011-2015年)大致呈现了波动下滑的运行态势。主要受金融危机、欧美主权债务危机的压制,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增速回落、终端需求减少,大宗商品价格出现高位震荡下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断上升,同时国内经济增长持续减速,再加上国内消费需求未得到充分释放等综合因素交叉作用下,使得这几年的PPI指数呈波动性下行。其中,国际原油价格在2014年开始出现暴跌,作为国际大宗商品的基础产品,这一影响持续至2015年,当年PPI指数为92.45%,跌入近十年历史新低。

  第五阶段(2015-2017年)回暖复苏,PPI指数由负转正。由历史最低点(92.45%)冲高至历史最高位(104.15%),上升幅度高达11.7个百分点。这一上升主要得益于国内经济形势趋稳向好、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稳步回升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逐步显效,PPI指数才得以呈直线上升态势。

      二、惠州工业生产者价格运行特征

     (一)PPI对CPI的传导效应有所减弱

  PPI反映生产环节价格水平,CPI反映消费环节的价格水平。根据价格传导规律,整体价格水平的波动一般首先出现在生产领域,然后通过产业链向下游产业扩散,最后波及消费领域。也就是说,PPICPI 指数的走势是具有传导性的。从2008-2014PPICPI数据中看到,这种传导性较为明显,两者保持同跌同涨态势。2014-2017年年间,这种传导能力慢慢减弱,即使PPI指数跌宕起伏,CPI 指数依然维持较平稳态势(见图2)。

  

  (二)从时间上看,IPI指数先于PPI波动,且运行轨迹大体相同

  从近十年数据来看,IPI(即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先于PPI指数变动,PPI指数一般会后滞于IPI。除了20082009年,PPIIPI指数的运行轨迹基本保持一致(详见图3)。

  

  (三)从空间上看,PPI与IPI“倒挂”现象明显

  十年间,“高进低出”的“购销倒挂”现象尤为明显,除了2008年、2012年和2017年这三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涨幅高于原材料、燃料及动力购进价格涨幅外,其余年份的购进价格涨幅均高于出厂价格涨幅,购销倒挂的现象明显。2007年为基期,2008-2017IPI累计上涨6.8%,年均增长0.7%,累计和年均涨幅比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涨幅分别高出16.21.68个百分点(见表1)。在购销倒挂的这些年(尤其2012-2016年),企业的利润空间被明显压缩,惠州PPI指数20126月起,月同比已连续52个月下降,至201610月才结束负增长状态。

  

  (四)重工业产品价格主导PPI 指数运行趋势,而且拉动效应突出

  近十年,轻重工业的权重有所调整,且重工业的比重占了主要份额。目前重工业比重达到75.8%,而轻工业比重则为24.2%。从近十年轻重工业指数和总指数运行趋势来看(见图4),重工业指数与总指数的运行轨迹保持同涨同跌态势,可见重工业指数对总指数的拉动效应是很明显的。

  

  (五)电子石化产业领跑,成惠州两大支柱产业

  据相关数据显示,近十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总量在稳步提升,其中电子行业增加值总体也是不断攀升状态,而石化行业除了在2010年冲上一个小高峰,2011年出现小幅滑落,以及2014-2015年间,因受全球经济对石化行业较大冲击出现较大回落外,其余年份的增加值也是提高。截至2017年底,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达到1975.82亿元,其中电子行业达到737.15亿元,增速达8.0%;石化行业增加值达333.49亿元,增速为7.2%,这两大行业的增加值已占去规模以上增加值总额的“半壁江山”。因此,电子、石化产业成为惠州的两大支柱产业(见图5)。

  

  三、PPI波动的主要成因

     (一)国际经济变动影响

  1.金融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开始出现疲软, PPI指数直降,随后两年处于恢复状态,指数保持较平稳,再往后的几年里,因全球经济的诸多不确定因素并未完全消除,指数仍处于跌宕起伏的运行态势。

  2.外汇波动。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的出口,因受到外汇因素影响,工业品价格也受此波及。从长期来看,人民币升值可在一定程度上倒逼我国出口产品技术升级,但也同时带来一定冲击。而人民币汇率走低,则能够降低企业的进口成本,强化企业的国际竞争力。综合来看,外汇波动对本地工业经济的影响不容忽视。

  3.世界主要能源供需变动。自全球经济危机以来,近十年尤其近几年,国家极力推崇低资源消耗、低能耗、低排放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这给传统的工业品带来了一定冲击,使得工业行业存在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造成世界能源的供需矛盾在加大,从而影响PPI指数变动。

     (二)国家政策调控影响

  1.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淘汰落后产能,以关闭“僵尸企业”等措施,在2015年底国家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效缓解了供需矛盾。惠州PPI指数也从2015年触底后开始反弹,可见政策之成效。

  2.环保政策。近几年,环保力度不断加码,由环保措施开展的限产、停产整顿工作,推高了部分工业品价格,使得PPI指数不断攀升。

  3.产业引导。受国家的产业引导政策影响,深挖掘出部分群众需求,推高了部分产品价格。特别是近几年国家扶持的新能源汽车,使得锂电池行业也带动快速发展起来,铜箔供应严重短缺,造成价格高涨。

  4.固定资产投资。惠州经济不断发展,一些市政工程和基建项目也提上了日程,房地产市场和道路运输业等固定资产的投资在不断扩大,拉升了相关水泥、钢筋的价格,推动相关指数的上涨。

      四、未来走势预判

  纵观近十年工业经济运行情况,从国际经济上来看,全球经济逐步回暖,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尤其石油价格主要受地缘政治局势和供求不平衡影响也逐步回升,为PPI指数走高提供了有力的支撑作用。而今年以来的中美贸易摩擦短期来看冲击不大,但长期来看会导致一些代工环节的加速外迁等一些深远的变化,此轮摩擦对惠州工业企业的发展也是不容忽视的。

  从国内和本地经济情况来看,惠州市委市政府积极响应国家供给侧结构改革和地方提出的积极与深圳对接的“东进战略”,实施“海绵行动”,全面落实《进一步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十条政策》(简称“惠十条”),树立“2+2+N”现代产业理念,构建以“电子信息、石油化工、汽车与装备制造、清洁能源”为代表的惠州特色现代产业体系为主要目标,惠州经济的发展前景是可观的,对于拉动PPI指数稳步发展有促进作用。

  综合来看,在内外环境双重影响下,享有地理优势、政策优势和深厚工业基础的惠州,为以更好质量、更高水平顺利进入珠三角第二梯队,PPI指数将继续在合理的正区间范围运行。

  [1]惠州市无独立计算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IPI,此价格为全省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