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惠州调查队 > 调查信息

惠州市民对推进分级诊疗关注度高

  在国家推进分级诊疗的大政策背景下,2017年以来全国多地三甲医院已经开始动手“瘦身”,取消普通门诊。广东省政府也出台了《广东省加快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实施方案》,明确提出要鼓励大型医院逐步取消普通门诊,这既是分级诊疗的要求,也是深化医改的方向。41日,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将彻底取消普通门诊,全面实现门诊专科化。目的是为了促进医疗资源合理分配,使医院重新回归三级医院原有的功能定位,让初诊下放到基层医院,从而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危急重症、疑难杂症诊疗和临床医学科学研究上,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加精准、优质的医疗服务。本次分级诊疗制度的推进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为了解市民对此的看法和期盼,近日,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队随机问卷调查了35位市民以及走访了部分医疗单位。根据调查结果显示,受访市民对推进分级诊疗关注度高,同时期盼分级诊疗制度的推进能落到实处,真正惠泽广大百姓。

  一、调查的基本情况

  本次调查共访问了35位市民,调查对象为20-60周岁且居住在本市市区的常住居民。从性别分布看,男女比例为54:46;从年龄分布看,以中青年人群为主,21-40岁年龄群体占总样本的57.2%,41-50岁的占17.1%51岁以上的占20.0%,20岁以下的占5.7%;从职业来看,工薪阶层是主流,占总样本的71.4%,个体户、学生、离退休人员和自由职业分别占8.6%5.7%11.4%2.9%。从医保普及面来看,有医保的占88.6%,无医保的占11.4%

  二、受访者的就医现状

  (一)就医倾向三甲医院。由于三级甲等医院拥有优厚的医疗资源,医生、床位、医疗设备等条件均优于二级和社区医院,大多群众更相信名医、名院,更愿意选择三级医院就诊。问及“如果身体有所不适(非急性病症),会选择去哪类医院进行首诊时”,21.3%的受访者表示“无论什么情况都去三甲医院”,还有19.6%表示“首诊选择三甲医院,再次配药的时候去社区医院”,即40.9%的受访市民把三甲医院作为就医首选。而从数量上来说,三甲医院在惠州市区范围内只有三家,医疗供需不对称矛盾非常明显。另有36.8%的受访市民是选择“小病在社区医院首诊,大病去三级甲等医院”,仅19.4%以社区医院为主要选择,“基本在民营医院看病”的则很少,占2.9%。数据表明,尤其是城区周边或经济较好乡镇的群众,到市区三甲医院看病就医有逐年增加的趋势,市民就医习惯性趋高是造成三甲医院人满为患的重要原因。可见,进一步推进医疗资源整合、着力缓解市民看病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方便居民就医,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市民的就医习惯,达到有效利用现有的医疗资源,改善市民就医环境的目的。

  (二)医生水平高以及医疗费用较划算是首选。在问及“选择在三级甲等医院就诊的原因是什么”时,受访者选择“三级甲等医院医生水平高,能够让自己更放心地治疗”的占84.3%,居首位,“三级甲等医院的药品治疗效果更好”的占8.1%,“无论大病小病,只有去三级甲等医院才安心”的占4.7%,“具有更好的卫生环境和服务”的占2.9%。在问及“选择在基层医院就诊的原因是什么”时,受访者选择“比较划算”的占57.1%,“了解自己的情况,认为无需在三级甲等医院就诊也可快速康复”的占22.9%,“方便”的占14.3%,“医生态度亲切,觉得去基层医院舒心”的占5.7%。患者更愿意选择大医院就医既有医疗服务市场自身的特点和患者本身的特点造成,同时也有我国百姓对大医院高精尖的医疗设备和专家技术的依赖和崇拜导致,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与基层医院医疗设备、医疗质量与医务人员的技术力量薄弱有关。

  (三)调查对象对转诊的认知情况。在问及“在基层医院就诊一段时间后发现病情并没有好转,是否会选择去二级及以上医院就诊”时,受访者选择“是”的91.4%,选择“否”的占8.6%。在问及“若病情有好转但并未痊愈,是否愿意回到基层医院接受康复”时,受访者选择“是”的占35.7%,选择“否”的占64.3%。可见,转诊的核心问题仍是基层医疗资源与上级医院医疗资源的再分配问题。基层医疗能力不足及优质医疗资源相对集中是不可忽视的现状,患者存在拒绝转诊到基层医院的主要原因仍是基层医疗水平不高、宣传不到位和信息化缺位。

  三、受访者对分级诊疗的关注度

  (一)受访者对相关政策知晓率较高。在问及受访者“是否熟悉分级诊疗制度”时,51.4%的受访者表示“知道”,表示“部分了解”的占20.0%28.6%的受访者表示“不知道”。在问及受访者“是否知道41日起,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将彻底取消普通门诊,全面实现门诊专科化”时, 85.7%的受访者表示“知道”,表示“不知道”的占14.3%,可见市民对相关医改政策的知晓率较高。

  (二)受访者对本次医疗服务改革措施的关注度较高。在问及“对本次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取消普通门诊的医疗服务改革措施的关注度”时,有94.3%的受访市民表示“关注”,其中,表示“非常关注”的占28.6%,“比较关注”的占34.3%,“一般关注”的占26.0%,仅5.7%表示“不知道”。在问及“是否支持本次医疗服务改革措施”时,五成多受访者表示“支持”,表示“不支持”的占25.7%,表示“说不清楚”的占17.1%,从目前的调查结果来看,虽然本次改革措施才刚启动,受访者的关注度还是较高的(见图1)。

  

  

  (三)受访者认为分级诊疗制度效果有待检验,大多数持谨慎态度。分级诊疗的出发点是积极加快优化医疗资源配置,强化基层医疗,切实解决群众看病就医难问题。调查显示,有34.3%的受访市民“对分级诊疗制度持有的态度”是“支持,可以减少大医院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认为“仍有很多问题,持观望态度”的占54.2%8.6%的受访者表示“担忧,实施困难,无法落实”,认为“不清楚状况”的占2.9%。在问及“认为分级诊疗对缓解医患关系紧张有无作用?”时,45.7%的受访者表示“有较大作用”,28.6%的受访者表示“一般”,25.7%的受访者表示“没多大作用”。在问及“认为制约分级诊疗制度开展的因素主要有哪些?”时,62.9%的受访者认为是“基层医院条件太差”,22.9%的受访者认为是“医疗资源配置不均衡”,8.8%的受访者认为是“传统就医观念难以改变”,5.4%的受访者认为是“公众知晓率太低”。分级诊疗制度毫无疑问是未来的一个方向,对于大部分受访者来说是认可的,但是目前来看,分级诊疗制度的效果还要待检验,受访者的态度较为谨慎,特别是对基层医疗服务水平、技术和人员还不够信赖,政策宣传不太到位,比如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乡镇卫生院,医保或新农合报销比例更高,但很多人不知道等。可见,分级诊疗制度的推进关键是要解决群众对基层医疗的信任问题。

  四、本地分级诊疗制度进展情况

  20168月,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推进分级诊疗试点工作的通知》,惠州成为266个开展分级诊疗试点工作的城市之一。随后发布的《惠州市加快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实施方案》明确了惠州将以城市三级公立综合医院为核心,以纵向医疗资源整合为重点,建立各种形式医疗联合体或医疗集团,通过在各县、区建立若干个分级诊疗推进措施示范点,为分级诊疗制度在惠州的全面施行奠定了基础。

  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本次提出彻底取消普通门诊,期间已经经历了一个循序渐进的铺垫过程。从2014年开始,医院开始有条不紊地布局,一方面有意识地逐步做好普通门诊减量,逐步压缩普通门诊的比例,先后关闭了下埔分院普通门诊和院部便民门诊,同时逐步取消门诊窗口挂号,将专科号源开放到社区,使普通门诊量有了显著下降;另一方面,医院通过实行三级分科,扩充各专业专科,做强做大特色优势专科,增强了专科门诊竞争力。至2017年,全院合计补增132个专科单元;新增41个专科单元;增设23个临床专科;拥有省临床重点专科13个、省临床重点扶持专科2个、市重点专科26个,市重点发展专科3个。到今年2月,医院专科门诊占比已经达到95.59%,普通门诊仅占门诊总量5%左右了。所以,取消普通门诊对中心医院来说,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考虑到取消普通门诊后,会给基层带来分流普通病人的压力,医院已经着手从三个方面帮助基层医院迅速提升服务能力:一是通过医联体推进优质资源下沉,改善基层人才短缺的矛盾。比如已派出近50名专家博士进驻博罗分院,不定期派出专家到仲恺医院坐诊、会诊、帮助手术;二是借助医院“国家全科医师培养基地”的优势和基地全科医学科的力量,分别与城区江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龙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签订合作协议,帮助基层培训全科医生,以适应基层卫生服务的需求;三是对非专科方向医务人员进行全科医学培训,根据需要下派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承担全科医学工作,让更多高素质的医疗人才下沉基层、扎根基层。

  五、建议

  医疗问题一直是一根敏感的“社会神经”,牵动着千家万户。为深入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促进医疗资源有效利用,着力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立布局合理、分工协作的医疗服务体系是实现患者分级诊疗、解决“看病难、看病繁”的有效途径。

  (一)加强政策宣传,促进全社会形成分级诊疗共识。加大医务人员的培训,确保医务人员知晓分级诊疗制度的内容、标准和程序,熟练把握分级诊疗特别是双向转诊政策,自觉履行好政策告知义务,助推分级诊疗制度深入实施。进一步拓展宣传平台,创新宣传方式,广泛向群众宣传分级诊疗政策,解读分级诊疗流程、医保报销政策差异,解答群众的疑问,引导群众改变传统的就医习惯,树立科学的就医新模式。宣传部门要发挥媒体优势,广泛宣传分级诊疗工作中的成功经验和取得的工作成效,引导群众提高政策认知能力,营造有利于推动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良好舆论氛围。

  (二)创新用人机制,加强基层人员队伍建设。针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才匮乏、技术薄弱的现状:一是提高基层医务人员薪酬待遇,建立补助津贴机制,稳定基层人员队伍;二是完善绩效分配机制,适度提高奖励性绩效工资比例,调动基层工作积极性;三是通过在待遇、晋升、培训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鼓励医学专业毕业生赴基层工作,让他们能够下得去、留得住、干得好。

  (三)建设信息平台,实现服务水平同质化。一是加快医疗信息平台建设,完善全民健康档案系统,使得医联体内部各成员单位及卫生行政部门实现资源充分共享,信息有效互通。二是通过医疗信息平台对专家号进行有效管理,动态调整,并主要对基层医疗机构的转诊患者开放,助推患者选择基层首诊。三是逐步推广“互联网+医疗”等技术手段在基层医疗机构的应用,有效提升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疗质量和医疗水平,使市民能够在家门口便捷地获得优质医疗服务,吸引居民自觉选择基层首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