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惠州调查队 > 调查信息

惠州居民养老服务发展分析

  联合国的统计指标规定, 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10%,或者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8%, 就称为人口老龄化。惠州是较早进入人口老龄化的地区之一,全市60岁以上老年人约有46.3万人,占总人口的12.9%,养老服务需求不断长并呈多元化趋势。然而,家庭的养老功能因家庭结构小型化等原因而逐渐弱化,传统上由政府负责的养老服务事业又因体制僵化而导致供给效率日益低下。在这种情况下,满足老年人不断长且多元化的养老服务需求必然需要寻求家庭和政府以外的解决途径, 通过构建日益完善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以社会化、市场化的方式保证养老服务的供给。

  一、惠州居民养老服务基本情况

  (一)截至2016年,惠州60岁以上老人约有46.3万人,其中60-69岁老人有23.6万人,70-79岁老人有12.7万人,80-89岁老人有8.4万人,90-99岁老人有1.7万人,100岁及以上老人有270人,全市60岁老人占总人口12.9%,惠州养老服务需求日益增长。当前,全市共有各类养老服务机构94所,其中公办养老机构13所、乡镇敬老院68间、光荣院3所,民办养老服务机构10所。已建成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29个,农村社区居家养老“颐养居”17个、幸福院160个。

  (二)惠州当前养老服务模式主要是机构养老,社区养老,居家养老三种模式,机构养老模式主要由政府财政兜底,主要服务对象是城镇“三无”和农村“五保”等特困老人,存在着面向群体覆盖面小,服务供给有限的特点。2016年底,惠州市政府在惠城区红花湖湖口新建一所集颐养、休闲、娱乐、医疗保健与临终关怀为一体的省一级养老福利机构,一期已建城床位400个,目前床位已全部住满,二期400个床位即将建成。此外,惠州市七个县(区)都将新建一所300个床位以上规模,满足不同类别和层次的老年人多方面服务需求的省二级以上综合性社会养老服务机构。截止目前,惠城区、惠阳区和博罗县的综合福利院均已完工并投入使用,这些养老机构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惠州养老服务需求压力。

  (三)社区养老模式以社区为平台,整合社区内各种服务资源,为老人提供助餐、助洁、助浴、助医等服务。惠州在市、区两级政府的推动下,惠城区桥西居家养老服务示范中心以公办民营的方式开始运营,为社区老人提供日托、配送餐、家政服务、心理咨询、陪护就医等为老服务项目。在城市社区共建成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29个,在农村社区,已建成农村居家养老服务“颐养居”项目 17个,建成农村幸福院项目160个。这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的建成,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城乡老年群体的居家养老服务需求,为他们安享晚年提供了服务。

  (四)居家养老模式以家庭为核心、以社区为依托、以专业化服务为依靠,为居住在家的老年人提供以解决日常生活困难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化服务,服务内容包括生活照料与医疗服务以及精神关爱服务,由经过专业培训的服务人员上门为老年人开展照料服务。惠州市政府以实现居家养老服务信息化为目标,开展居家养老信息化服务平台试点工作。居家养老信息化服务平台由省民政厅与省电信公司合作开发而成,运用现代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构建,利用平台可有效整合各方居家养老服务资源,通过对平台服务资源的有效运营,为老年人提供12349热线、紧急呼援、定位服务、预约挂号等四项基础服务;并可提供家政服务、生活照料、助餐服务、康复护理、医疗保健、精神慰藉、文化娱乐、安全援助和转介等门类的综合性服务,打造具有广东特色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和服务品牌。惠州市惠城区被确定为全省居家养老信息化服务平台试点单位,目前已基本完成老年人基础信息和服务需求信息采集工作。

  二、惠州居民养老服务存在问题   (一)养老机构供给不足,无法满足社会需求。惠州以公办养老机构为主,民营养老机构还没有完全放开,还没有深化养老服务业放管服改革,还没有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公办医疗机构床位较少,惠州市刚建成的省一级养老福利机构一期400个床位远远不能满足城镇“三无”和农村“五保”老人的需求,当前七个县区新型养老机构只有惠城,博罗和惠阳建成并投入使用,县区一级的养老机构只能提供300个床位,与惠州46.3万老人的养老需求存在较大差距。从质量上看,公办和民办养老院的水平参差不齐,公办养老院设施服务较好,但容纳程度有限。民办养老院设施比较完善的,收费较高,许多老人无能力承受;收费便宜的设施简陋,服务水平低,无法满足老年人的需要。养老机构数量、质量与老年人的需求相比,差距非常悬殊。

  

  (二)资金筹集渠道单一,财政空缺较大。惠州市民政局下拨给各县区新建公办养老机构的财政资金为500万元,可各县区筹建公办养老机构的资金需要1亿元,资金缺口较大,此外,社区养老资金筹集渠道也较少,基础设施投入不足,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政府拨款、财政补贴、慈善捐助、福利彩票等政府投入,筹资渠道单一,社会力量参与的较少,社区居家养老软硬件设施投入不足,设施不完善。

  (三)服务项目单一,不能满足多层次需求。惠州社区养老服务还处于起步发展阶段,社区所支撑的服务项目较少,服务面窄。目前,社区养老主要是提供给老年人娱乐场所,打牌,聊天,运动场所,并没有实际的照料功能,社区食堂和社区护理服务没有建立起来,不能为老年人提供所需要的康复护理服务,更谈不上心理慰藉、患病治疗等。如为老年人洗澡、上门医疗、康复、助餐等方面,很多服务项目还跟不上,而最需要服务的群体正是这些身体不能自理的老年人。

  (四)智慧养老还未建立,处于初级阶段。居家养老信息化服务平台还处于开发阶段,软件APP未完全建立,对农村“五保”老人是否懂得应用智能APP也存在困难,服务外包上门服务能否服务到位,也处于探索阶段,因此推进建立智慧养老试点工作迫在眉睫。

  三、惠州居民养老服务发展的建议

  (一)推进居家养老服务的公共水平。继续推进“9073”(90%居家养老,7%社区养老、3%机构养老)的养老模式,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养老服务供给体系。健全和完善政府主导、社会化运作、家庭参与的居家养老服务模式是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政府加大财政拨款力度,拓宽资金供给渠道,建立多元化的资金供给渠道和运作机制。社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社区管理水平,充分整合社区资源,加强社区养老服务资源的整合、提高社区服务资源利用率。加快推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在完成惠州市及各县(区)300张床位以上的养老服务机构建设后,把养老服务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从机构养老向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建设转变,各级财政资金也将相应向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建设和购买居家养老服务方面倾斜,加快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建设,扩展居家养老信息化服务平台试点范围,为老年人提供就近方便的贴心服务。

  (二)修订《惠州市民办养老服务机构扶持资助办法》,适当降低扶持资助门槛和条件,简化申请手续和程序,并将民办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纳入资助范围,加快推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积极推进医养结合工作。按照市卫计局、市民政局《关于开展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合作的通知》要求,通过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签订合作协议,建立合作关系,实现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的紧密对接和资源的最大优化,推动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融合发展。

  (三)参照市场化标准,强化服务的多元化和针对性。在提供养老服务时,要参照市场化标准,强化养老服务的多元化与针对性。充分整合社会资源,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社会力量开展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提供包括生活照料、家务料理、医疗服务、聊天解闷、精神慰籍、文体娱乐的多元化、全方位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针对老年人的服务需求和个体差异化,对不同年龄阶段和生活层次的不同老人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根据老人的实际需求,提供居家上门服务、购买服务、社区集体服务等多样化服务。通过实现服务过程的社会化,服务对象的个性化和服务内容的多样化,推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多样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