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惠州调查队 > 调查信息

惠州通讯电子产业平稳发展近期贸易摩擦影响较小

  通讯电子产业为惠州市工业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为了解当地通讯电子产业的发展状况和制约因素,以及近期贸易摩擦的影响程度,近期,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队重点对10家通讯电子企业采用面访、座谈会形式开展调研活动。根据调研情况表明,目前惠州市通讯电子产业平稳发展,近期的贸易摩擦对其影响较小。

  一、通讯电子产业调研的基本情况

  (一)调研样本极具代表性。调研的企业中涵盖了国有、私营、合资等性质共10家较大型的通讯电子类企业,其中有TCL、德赛和华阳本地三大集团企业。调研企业的产品主要有:高密度电路板、铝电解电容器、激光头、手机,平板电脑、LCD模组、电子电器开关等电子类产品,富有行业和产品代表性。

  (二)调研方式多样化。调研时间在5月中上旬,通过电话咨询、问卷调查、召开座谈会和实地走访等形式,采用“筛、座、走、汇”四结合方式展开调研,即高度重视先筛选,精心组织开座谈,明确重点再走访,集思梳理后汇总的方式,完成了此次通讯电子产业专题调研工作。

  二、通讯电子产业运行情况和制约因素

  (一)当前通讯电子产业平稳发展。据惠州市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84月,惠州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共有2360家,其中电子类企业有454家,占比19.2%20181-4月电子行业工业增加值达到204.46亿元,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625.22亿元)的32.7%,增速达到6.3%。数据表明,惠州市电子行业整体保持平稳增长态势。

  (二)通讯电子产业发展的制约因素

  近年来,全球宏观金融市场震荡,虽然惠州市通讯电子产业整体呈稳步发展,但随着行业的迅速发展,全球智能通讯设备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企业存在着诸如成本上升、人才短缺、无核心技术支撑等制约当前行业发展的瓶颈问题。

  1.成本费用居高,毛利率下滑。通讯电子制造企业一方面是受人工成本居高不下影响,直接挤占了利润空间。据华通电脑(惠州)有限公司有关人员表示,制造费用中人工成本逐年增加,2017年比2015年人工成本增加了32.3%之多。另一方面是受原材料成本上升影响,尤其电子设备主要零部件的成本在逐年升高,利润也在缩水。不断上涨的人工和原材料成本,造成企业营业成本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逐年上升,企业毛利率不断下滑。据惠州TCL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有关人员介绍,近年来公司各项成本一直呈上升趋势,从2015年到2017年,营业成本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从2015年的96.8%上升到2016年的97.5%2017年的比重更是达到了99.5%,企业已连续两年亏损。

  2.用工紧缺影响企业稳定发展。主要表现为普工和专业人才紧缺。调研企业均表示不同程度受到招工难、用工难的情况影响,特别是熟练普工和技术工人更是一人难求,行业间挖人现象普遍。从调研的一线工人月均离职率来看,部分企业在4%-5%之间,有个别企业则高达15%左右,企业普工的流动性较大,对企业发展带来诸多不稳定因素。

  3.创新意识不足,缺乏核心技术力支撑。据调研发现,许多企业的技术水平较低,自主创新能力薄弱,一味的将企业的竞争集中在资源投入和产出数量的扩张方面,导致了产能过剩。产能过剩仅是表象,归根结底还是缺乏核心技术力。据凯赫威(惠州)精密制造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近几年因受制于技术更新问题,良品率仅为50%-60%之间,直接造成生产成本增加,出现连年亏损的财务状况。另外,从R&D人员队伍建设和R&D经费支出比重的情况来看,调研企业的R&D人员占比以及R&D经费支出占比与创新型企业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表明部分企业对人才资源的战略地位认识还不够深,科研投入不足,人才匮乏直接导致企业创新动力不足,影响企业长远发展。

  4.汇率及物价等外在因素影响。近年来,全球宏观经济不景气,金融市场震荡,国际政治环境不稳定等外在因素影响,海外主要市场的货币贬值对经济的影响明显。据仝达实业(惠州)有限公司有关人员介绍,主要受人民币升值及物价上涨影响,自2017年第3季度起营业利润开始下滑,全年营业利润相较2016年下降了27.4%

  三、近期贸易摩擦的影响

  根据调研情况显示,近期的贸易摩擦对当前惠州市通讯电子企业的总体影响不大,但对于长远发展则存有较多变数。

  华通电脑(惠州)有限公司表示,公司的技术和核心零部件主要依靠总公司,向总公司购买技术使用权,并支付相应费用,因此贸易摩擦对其几乎无影响。德赛集团也表示,贸易摩擦对集团业务的直接影响较小,但存在间接影响。主要是集团的主要客户之一——惠州三星电子,近年来不断地将手机业务移至越南,在惠的生产线规模不断减少,导致企业电池订单量下降,带来了间接影响。另外,立隆电子(惠州)工业有限公司基本为全出口,但美商仅占13.7%,对于贸易摩擦,表示目前影响也不大。

  但对于长远发展,TCL集团则表示担忧。相关负责人表示,在集团的通讯业务领域,高端的手机芯片主要采购的是美国高通公司,每年大概4千万片,采购金额达到8千万美金。高通公司利用自身行业垄断的优势,对集团的手机生产按照整机价值收取知识产权费,由于核心部件受制于人,企业也不得不妥协,极大地加重企业的成本和负担。另外,在集团的彩电业务领域上,如果按照2017年集团有大约550万台彩电(均为国内生产)出口美国来计算,美国对此类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话,这将直接提高企业的生产成本,而集团的应对之策则有可能将出口美国的生产线移至越南,将导致国内的生产机器闲置,预计整个相关产业链将有1.2万人失业。

  通过美国对中兴的“锁喉”事件给通讯电子产业敲醒了警钟:只有核心技术真正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对外依存度,才不至于在发展的路上成为被人扼杀的一环。

  四、政策建议

  (一)做好“加减法”,对通讯电子产业建设相对完善的扶持政策。既要做好“加法”,加大财政补贴力度,鼓励和支持企业自主创新,成立专项基金补贴机制;又要做好“减法”,适度减轻企业税负,合理减少不必要税费。建设相对完善的扶持政策以及配套的服务体系,为企业在发展道路上“轻装上阵”。

  (二)重视专业人才培养,填补用工紧缺短板。一方面电子企业应逐步完善人才结构,既要组织经常性的学习和培训,又要鼓励通讯技术人才自主学习和研究,不断拓宽自身的专业领域,以适应行业发展的需要;另一方面通过整合创新资源,加强高等院校与企业合作,挖掘新合作方式,为企业输送人才,通过两方面结合才能向深度和广度上延升人才。第三方面则继续推进人工智能发展,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实行“机器换人”,以解决人工成本过高和用工紧缺问题。

  (三)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形成核心竞争力。要有创新意识,积极引导企业树立长远的眼光和战略思维,加大基础研发的投入力度,注重培养自有研发人才,把握核心技术,努力在技术层面上下苦功夫,提高产品的自主话事权和市场竞争力。同时充分利用现代化工艺和技术,加快产业的转型升级进度,促进整体产业的提质增效。

  (四)积极应对贸易摩擦,营造良好融资和营商环境。积极应对贸易摩擦,引导企业调整销售策略,争取化危为机,优化出口产品结构,扩大新兴市场份额。引导银行贷款向实体经济转移,适当降低实体经济的银行贷款利率水平,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帮助解决企业资金周转不灵等困境。同时要打击破坏市场秩序、影响经济市场公平竞争的不良行为,稳定汇率和物价,帮助企业应诉各类贸易摩擦案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