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惠州调查队 > 调查信息

惠州打造“医疗+养生+养老”服务新模式

  20166月,国家卫计委、民政部联合下发了《关于确定第一批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的通知》(国卫办家庭函〔2016644号);9月,国家卫计委、民政部下发了《关于确定第二批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的通知》(国卫办家庭函〔20161004号),广东省东莞市、江门市、广州市、深圳市纳入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通过试点创造更多的经验指导今后的医养结合工作。同年,惠州市出台《惠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惠府〔201626号),提出了我市“9073”的养老服务工作目标(90%的老年人在社会保障体系和服务体系支持下的家庭照顾养老、7%的社区养老、3%的机构养老),并提出了推动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融合发展、加强医疗卫生与居家养老相结合等方面主要任务和工作措施。通过深化“医”与“养”的结合,推动“康”与“养”的融合,最终实现康养产业融合发展,打造健康惠民之州。据了解走访 ,目前,惠州市医养结合工作处于起步阶段,各项机制、措施都需进一步探索建立完善。

  一、机构建设概况

  医养结合是指医疗资源与养老资源相结合,实现社会资源利用的最大化。其中,“医”包括医疗康复保健服务,具体有医疗服务、健康咨询服务、健康检查服务、疾病诊治和护理服务、大病康复服务以及临终关怀服务等;“养”包括的生活照护服务、精神心理服务、文化活动服务。

  目前,全市共有各类养老机构85个。其中市、县(区)级公办养老机构7个,均有内设医务室,2个取得医疗卫生机构执业许可证,可为院内老人提供一般常见疾病的治疗和康复;乡镇敬老院68个及民办养老机构10个,均备有常见疾病治疗药品,均与当地医疗卫生机构签定合作协议,定期上门开展巡诊服务,遇有重大病情均可向合作单位请求紧急救援服务。

  各级医疗卫生机构紧抓医养结合工作契机,搭乘康养产业发展快车,积极推动机构转型升级。如惠东县中医医院着力打造医养结合新院,由社会资本全资投资,分医院部分和养老部分二期建设,预计5年后建成。总建设面积232906平方米,其中医疗部分107593平方米,养老部分125313平方米,开放医疗床位500张,康复床位300张,养老床位1660张,总造价约132005万元。医院以中医医疗为主,养老为辅,集医疗、科研、教学、预防、保健、养生、康复、养老、旅游、休闲为一体,功能与县人民医院互补,资源共享的新型医疗卫生机构。总体而言,我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医养结合工作目前只停留在形式上,没有实质性进展。

  二、存在问题

  目前,我市各地尚未建立集养老、医疗、休闲等多位一体的综合性健康与养老服务体系,相关工作无法得到突破性进展。

  一是部门之间未形成工作合力。医养结合工作涉及民政、卫计、人社等多个部门,虽各有职能分工,但仍存在职责交叉等情况,“多头管理”的模式很容易引发“多头不管”的局面,工作开展不顺畅,阻碍医养结合的健康发展。

  二是老年人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缓慢。医疗卫生机构主要关注危急重症的救治,医院老年病科建设相对滞后、老年护理医疗卫生机构数量偏少、护理员队伍素质不高、社区卫生服务能力不足,对那些大病恢复期、后期康复治疗、慢性病、残障和绝症晚期的老年人无法提供细致的生活护理,大量的需要接受专业护理的老年人长期滞留在二级以上医院,特别一些本应出院的老年人为以防万一,占着床位不出院,形成严重的“压床”现象,医疗资源无法发挥最大效益。此外,诊疗水平高、信誉好的医疗卫生机构,特别是三甲医院本身医疗资源十分紧张,加之医患关系、医疗纠纷等潜在风险,几乎不可能为养老机构提供医疗支持。大型医院迫切需要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来承担这些老年人的常规护理工作,以实现治疗、康复与护理的无缝衔接。

  三是养老机构设施配备不完善。大多数养老机构主要以提供简单的生活照料服务为主,很多养老机构既无内设医务室,也缺少与周边医疗卫生机构的合作,即便设立了医务室,部分所属的医务室医疗水平偏低,有的还未医疗卫生机构许可。同时,养老机构医技护理人员在职称评定、工资福利等方面无法享受与医疗卫生机构执业人员同等待遇,养老护理员工作劳动强度大、待遇偏低、保障不力、职业成长通道不畅、就业吸引力有限等多方面的因素,导致养老机构的专业护理人员短缺,无法满足老年人的护理需求。

  四是社区医疗服务水平偏低。《惠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9073”的养老服务工作目标(90%的老年人在社会保障体系和服务体系支持下的家庭照顾养老、7%的社区养老、3%的机构养老),居家养老是我市老年人的主要养老方式。在社区养老中,老年人最关注日常护理、慢性病管理、康复、健康教育和咨询以及中医保健服务。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更需要在生活照料基础上,进行医疗诊断、康复护理等健康服务。目前,多数的社区养老服务机构只能提供日间照料功能,多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疗水平偏低,无能力与社区养老服务机构相对接,很大程度限制了医养结合工作的推进。

  五是医保结算体系需进一步改革。据医疗卫生机构反映,医保政策是阻碍医养结合工作发展的最大障碍。一方面,养老机构医务室不可享受医保报销。因此,很多老人考虑到经济负担问题,选择长期在医院“压床”。另一方面,由于各种老年病、慢性病病程较长,基本医疗保险支付实行付费总额控制,医保结算方面与普通病人一样结算,医院普遍出现收治的老年病人越多就亏损越多的现象,难以调动医院开展医养结合服务的积极性。

  三、推进医养结合工作开展,助力康养产业发展

  作为一种新型的养老模式,医养结合既能缓解病人长期在医院“压床”的情况,让优质医疗资源得以合理利用,还解决了老人在养老过程中的医疗问题。未来医养结合的目标,是面向社区在全国建成一个覆盖城乡、规模适宜的医疗服务网络,实现“医”与“养”的无缝衔接,切实提升为老年人提供医疗服务的能力与水平。

  一是加强医养结合工作组织保障。为进一步强化对医养结合工作的组织领导, 明确工作责任和任务分工,促进我市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建议成立由市政府分管领导为组长、市政府副秘书长为副组长、相关部门分管领导为成员的医养结合工作领导小组。

  二是鼓励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养老服务。结合当前公立医院改革,原来的医疗卫生机构可以转变成康复医院或护理医院,为周围社区提供综合的、连续的养老医疗服务。现有的医院、社区医疗服务中心,只要有条件就可以开办养老服务。市、县(区)根据需要合理设置康复医院、护理院、中医养生保健机构等医养结合的医疗卫生机构;鼓励采取迁建、整合、转型等多种途径将部分达不到二级甲等综合医院标准、床位使用率低、综合服务能力低的城市二级医院改造为专科医院、老年护理和康复等机构;根据老年人口增多的实际需要,床位使用率低于80%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床位缺额原则上预留给医养结合的护理、康复病床使用。鼓励各级中医院积极开展医养结合服务,引导中医医院打造“医疗+养生+养老”的多元化服务模式。此外,推动医保结算制度改革,对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医养结合项目设置的床位数采用项目结算方式进行核算,或采用类似妇幼保健院、精神病院等专科医院按天结算的方式进行核算,激励医疗卫生机构主动参与医养结合服务。

  三是养老机构增设医疗服务资质。进一步转变养老机构运作模式与经营思路,切实改变“养老不医疗”传统格局,促进单一型养老机构向疗养型养老机构转变,加快推进“医养”工作融合。

  鼓励养老机构结合自身工作需要,向属地卫计部门提出医务室、护理站设置申请;鼓励有条件的养老机构开设老年病医院、专科医院、护理医院、康复医院等专业医疗卫生机构。同时,简化设置审批和登记工作流程、缩短工作时限,对符合医务室《医疗卫生机构基本标准》的发放《医疗卫生机构执业许可证》。此外,在社会保障方面积极争取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专项补助,养老机构中的医疗卫生机构纳入医保报销,切实解决养老机构中的医疗服务无法享受医保报销的现状,实现“医中有养、养中有医”的无缝衔接。

  四是医疗卫生机构与养老机构协议合作。结合当前我市养老机构设施建设的实际,引导养老机构结合自身工作需要,按就近就需原则,提出需求,主动与医疗卫生机构进行协商,同时争取财政大力支持,民政、卫计行政部门做好沟通协调,促成双方开展紧密型合作。签约医疗卫生机构为老年人的基本情况和健康状况进行调查、登记,建立健全老人健康管理档案;将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纳入慢性病规范化管理,督导规范用药;安排医护人员对乙方护工定期进行培训,包括日常护理知识、特殊老人护理注意事项、老人护理观察等内容;为老年人提供定期的健康体检;组织健康讲座、义诊,为老人进行疾病预防、自我保健、常见伤害预防、自救和互救等指导。

  五是医养结合进社区、进家庭。依靠社区卫生服务网络,通过推行家庭医生服务模式,为社区老人提供上门服务。一方面,构建多元化家庭医生式服务体系,鼓励医师个人、退休执业医师、医生合伙人等执业者(体)在城乡社区(行政村)设置家庭医生诊所;鼓励社会资本投资举办全科诊所,或者具有全科功能的内部分级诊疗体系的医疗集团,提供家庭医生式签约服务,以充实家庭医生队伍,保障足够的基础医疗保健体系的人力资源。另一方面,丰富签约内涵。从需求较大的重点人群起步,以65岁以上老年人、0-6岁儿童、孕产妇、慢性病患者、亚健康状态的高危年人群等目标人群为重点开展签约服务,并逐步向其他人群辐射拓展。家庭医生式签约服务结合目标人群实际需求分为若干类型,实施差别化、个性化签约,分类管理。对慢病专病人群试点使用家庭医生式签约服务包,为签约的慢病居民提供规范化、标准化、个性化的家庭医生式签约服务。